我,只是我,缺了一块斑驳。

命令与威胁

文/羲然

命令和威胁,是让他人妥协的一种十分有效的方式。

正因效果显著,效率很高,它才成为所有年龄层皆深谙和使用的沟通方式。

从逻辑上来说,命令和威胁的使用,是过分依赖个人资源对他人的相对优势。这是一场赌博游戏,比的是“双输”后,谁的底牌更多。不过目前人还是社会型存在,个人资源除了理性的物质资源,还存在感性的情感资源。更多的时候,影响和牵绊人进行决策的反倒是无形的情感资源。“过分依赖”便是在“物质资源”基础上的感情判断,而感情资源仅存在“相对优势”。感情资源放大或缩小了物质资源的差距,一旦“赌博”开始,感情资源或存或不存,使得物质资源的优势看起来不那么重要,开局的优势瞬间荡然无存。这种“...

一脚别离

文/羲然

一面江南的雨滴里

告别脚踩住的倒影

来回弹唱的声音

权当做是割断的葬礼

赠一抹血色的眸子

庆幸仍可清醒地记录

残忍和自由

那一刻

是轰鸣顺着冰冷的铁刺进了大脑

是芬芳沿着湿润的风飘进了内心

是白色晕染云朵

是蓝色刻进天幕

是我双眼倒影的世界

看戏

文/羲然


未必会有动人的哀乐

和整齐的队伍

等着你

未必会有亲人的啜泣

和传统的仪式

等着你

未必会有远处的相思

和雕琢的故事

等着你


无非是

浑浊的小河即将干涸的形状

干冷的秋风已然吹尽的模样

无非是

你的嘶吼和他的冷漠

你的无声和他的窃语

无非是

象征时间的日历被一页页撕下

而你消失在茶余饭后的话题里

表达思念的物件被一块块丢弃

而你遗忘在月升日落的人影里

无非是

幻想地多么自然真实

经历地多么不切实际

无非是

呐喊成孩童的滑稽

欢呼成成人的悲泣


无非是

一色面具和一对眉目

无非是

一个编剧和一出好戏

写在今天2016.12.13

忽然间,就听见二零一六年末月临近的脚步声,沉闷而有力,像极了一位穿着黑亮皮鞋的杀手朝我走来,拎着厚厚一摞大家落荒而逃时忘记带走的时光之书。混沌之后,分了天地、阴晴和昼夜,然而时常,我把日子过回了混沌状态。


慵是会积累,久了成了懒,再久了,就是堕。时间藏匿在季节的风里,从春天飘到秋天,再呼啸成冬日,而我只是如木地端坐在茶台主人椅上,努力奋发的喝着茶、思考着来年的春天。多么可笑,也难怪老爸会看不惯这派作风,也难怪有时要好的朋友会委婉地建议我多出去走走,迈开步伐进入人群,和众人一起喝茶,坐在直射的阳光下,可以闻到夹在在茶香里的青草气味,何尝不是另一种生活状态。如此状态,才不浪费仍旧年轻矫健的双...

文/羲然

疯了,

才能够看清自己,

疯了,

才适合找到自己。

没来得及肯定,

便谋杀了自己,

那双沾满鲜血的手,

要如何捧起一束红色的鲜花,

才不会玷污深秋下雨的场景。

我,美美地睡着,

你,艰难地熬着,

我,已经不记得你,

你,还在梦中念我。

是我疯了,

还是死了?

是我不爱了,

还是已经爱死了?

守住一家茶店

羲然=煮茶听雪


qianouxue:

文/煮茶听雪


守一家茶店,如镇守一处老宅,护守一园花草,坚守一份爱情,其他并没什么了。

守一家店茶店,可不就是操持一个家:有尘土要清扫,有书柜要擦拭,有饭菜要烹制,有衣服要洗晾,有人要呵护,有话要沟通,有心要相照。

时间短了,就按耐不住,无聊,懒散,无所适从。

时间一长,也就适应了,适应了这舒缓的节奏和清闲的时空,适应了去体会和感悟一人一茶的境地,适应了去学习还未曾了解的纷杂的见闻和技能,适应了一个人有理想有目标的沉寂。而我,管这叫积淀。

其间,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茶友,来自不同地方,有着对茶不同的见解。每位茶友都是面镜...

妥协

文/羲然


妥协,不等同于示弱和忍让,不等同于忍辱苟生。妥协,是从更高维度看待问题和现状,是从事情本身跳出俯视其的姿态,本质上是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方法。


万物皆有聚有散,有离有合,同道则合聚,异路则离散。可何道为正义,何路问前方?最初和最终,无非是选择和站队的人自己定义并信仰的道路。道路,也顺理成章的被扭曲成各种形式,旗帜,口号,图腾,歌曲,文字,宗教。想来也是巧了,时而讨论的“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类话题,常常沦为人们所说的终极思考,或许是与道路有关。请原谅这一次绕弯的言语,因为讨论“妥协”离不开先对“道路”加以提及。


人所处的位置,...

听一首歌,喝一杯茶。

文/羲然


一、听一首歌

既不从事音乐,也不热爱,只是喜欢听歌。偶尔听歌,能从歌声和歌词中捕捉到过往的画面,从画面里感动到自己。最近的一首歌,是《无处安放》。以前从未听过,倒是一位无甚名气的翻唱,让我深陷无边的遥望和畅想。再去找原唱,一听,还是空灵清澈的女声更能让人动容,于是,一遍遍的单曲循环,占据一天的时光,既使正在敲打键盘的我,仍戴上耳机,把音量释放最大。

一首歌,一本书,一处建筑,总有某种方法,把一个人从现实拉扯到记忆里,去回见已离去的,体验已发生的,叹息已然错过的。无论细雨轻飘,还是烈日高悬,都是为此布置的场景,不可逃脱,不可摇晃。待到抽身出来,那颗“叮叮当当”的心呀,仍是无处...

真现实的回归

文/羲然


虚伪的橙红,

跳跃,摇晃,如此自然,

似是无人瞧见那,

团泛着蓝光的幽灵。

任凭他风吹来,

任凭他夜散去,

任凭他尖锐的目光扫过。

若真有一日,

蓝色消亡,

橙红渐逝,

倒也遂了愿。

如果可以

文/羲然

如果可以,

我要一直书写,

把人生的惊涛骇浪,

揉进平凡的故事里。


如果可以,

我要一直描绘,

让世上的宽容和爱,

开满荫冷的密林里。


如果可以,

我要一直歌唱,

让凡尘的妖魔鬼怪,

逃进地下的牢笼里。


如果可以,

我要一直吟诵,

让心中的愤懑不平,

沉淀蓝色的湖心底。


如果可以,

我要一直存在,

让时间的缥缈虚无,

定格活着的瞬间里。


如果可以,

我要一直做自己,

让风沙的蔓延蚕食,

守护在当初的梦境里。


如果可以,

我要拾捡石头,...

qianouxue:

千瓯雪 | 丙申·云南访茶之旅(第二期 :迎面走来是老街)

(微信号:qianouxue)

文/煮茶听雪

丙申春茶季,千瓯雪 | 云南访茶之旅,正在继续!

期 :迎面走来是老街

天气:16-31摄氏度,多云转晴。

起床先来两杯生普,再在早餐馆里来一碗米线,着实很享受。天气预报今有小雨,所以就没敢去刮风寨,怕一下雨路不通,回不到乡里来了。没想到早间一碗米线后,是居然放晴了。

来到易武,头一站,必是老街,似是先行朝贡,再往茶山。步行去易武老街的路上,遇见一家正在制...

qianouxue:

千瓯雪 | 丙申·云南访茶之旅(第一期:穿越五省到易武)

(微信号:qianouxue)

文/煮茶听雪

丙申春茶季,千瓯雪 | 云南访茶之旅,正在继续!

第一期 :3.21-3.23穿越五省到易武

从杭州出发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我们一行三人,未吃午饭便启程。记得当时杭州的天,是阴沉沉的,天上积聚着将下未下的雨。

两天的时间,经过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三月二十三号的晚上,我们是宿在贵州普安县,傍晚时分,过贵阳下起大暴雨加冰雹,耽搁了约半个小时,雨小了些,才继续前进。中雨与小雨...

倒影里的波纹

羲然


不要相信那些

洋溢的赞美之词

它们只是诗人

对世人招摇的奉承罢了


不要相信那些

华丽的描绘之语

它们只是诗人

对自然偏执的幻想罢了


不要相信那些

穷尽的陌路之说

它们只是诗人

对自己刻骨的勒索罢了


不要相信

眼睛看到的画面

不要相信

耳朵听见的声音

不要相信

周围飘过的诗人

和他们或轻柔

或高亢的语调

更不要相信自己


灰朦的天色

被你遥想成碧空

被他临摹成黑洞

深绿的河水

被你记忆成空明

被他雕刻成古铜

连不谙的世事

被你供奉成雅集

被他谈笑成新语


可见可闻的事物

只是遮蔽思索的幌子

你是如此真实的...

我为什么喝茶?

qianouxue:

羲然


1.爱健康,爱喝茶。

       富含多酚类、植物碱、氨基酸和维生素等数百类有机化学成分,还有钾钙镁铁钠锌等众多无机矿物元素。

       众所周知的功效,如:安神明目,生津止渴,清热消暑,解毒消食,减肥通便,固齿祛痰,去三高,益心脏......健康为尚,由此爱上茶。

2. 喝茶有种喝不尽的新鲜感:种类多,多到大多没听过;名称怪,怪到打死也想不到是茶。...


我的懦弱

羲然

请不要呵斥我的懦弱,
我的懦弱,
是我最真实的善良。
请不要,
不要用怪异的眼光,
审度着我的平常,
我的平常,
是我最擅长的懦弱。

如果你远走,
我还会,是我。
只请你带走我的懦弱,
愿你过的平安,
愿你活的平常。
愿我挣脱自己,
等你归来,
还我懦弱。

(乙未·七月初七)

1 / 3

© 羲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