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我,缺了一块斑驳。

听一首歌,喝一杯茶。

文/羲然


一、听一首歌

既不从事音乐,也不热爱,只是喜欢听歌。偶尔听歌,能从歌声和歌词中捕捉到过往的画面,从画面里感动到自己。最近的一首歌,是《无处安放》。以前从未听过,倒是一位无甚名气的翻唱,让我深陷无边的遥望和畅想。再去找原唱,一听,还是空灵清澈的女声更能让人动容,于是,一遍遍的单曲循环,占据一天的时光,既使正在敲打键盘的我,仍戴上耳机,把音量释放最大。

一首歌,一本书,一处建筑,总有某种方法,把一个人从现实拉扯到记忆里,去回见已离去的,体验已发生的,叹息已然错过的。无论细雨轻飘,还是烈日高悬,都是为此布置的场景,不可逃脱,不可摇晃。待到抽身出来,那颗“叮叮当当”的心呀,仍是无处安放。

不可不感叹人类的艺术,没有边框,毫无架设,尽是零散的信息透露,却给人以强烈的代入感,让行为和象征不自觉地套在身上,化身成角色,演绎着或真或假的片段,还能让自己感动。这类征服,如果足够强大,就成了宗教。那些角色,便是行者和信众。


二、喝一杯茶

如歌一般,一杯茶,也会让喝的人掉进场景之中。只不过,场景是人选择的,布置的,而非喝的人心中所设想的。

我喝一杯茶,是冲着有形的茶叶而去的,是观形,是闻香,是品味,是饮下着一杯有甘有苦的茶水;是冲着环绕茶叶的周围而去的,是坐立,是融入,是享受着一场真真切切的氛围;也是冲着无形的茶叶而去的,是感受自然,是碰触传统,是涤净心灵,是体验着一段幽幽静静的时光。

茶本身是自然的产物,要论属性,无非是植物,是农作物。经人的手工一转变,方才有了我们所喝的茶,其间杂揉了人的智慧、地方的特色,或成农产品,或是工业品。我们所喝的茶,却不只是经过农作物转为农产品的茶叶,而是具备文化的茶。不是说之前的两道过程不属于茶的文化范畴,而是就目前大众认知的狭义文化来界定的话,茶文化多半呈现在成品茶冲泡体验品饮的环节中。专业的茶艺师们,布置好场景和茶席,备好茶器和茶叶,以极为考究的步骤轻柔细腻的呈现出一道道茶,这时你入口的那道茶水,却已然不再是简单的茶叶,是融入了文化于其中的,让人从繁复中参透奥义,从茶水中品味自然。

那么,问题在于,最终喝茶的人是为了品味出自然的味道,何须这么多人工繁复的程序呢?

茶与音乐不一样,音乐可以以其韵律,让聆听之人自拟自设一个场景,于此场景中,听者是造梦者、导演、编剧和主角,无限的时空想象,使得音乐如同为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而写而抒发的。茶不一样的在于,茶是有形的存在,无法让品饮之人自造一个场景。必是先设定好一个实际的氛围,然后于其中演绎茶,品饮茶,才能让喝茶之人通过场景的设定和人为艺术来感受一杯茶所包含的文化内涵。

这文化内涵,包含多个层面。譬如说犹如宗教仪式般神圣庄严的茶艺工序,与众多茶外元素相结合的方式,但更重要的是能让人从茶的氛围中感受到人文关怀和自然气息。

常常听说,一款好茶是自然和人文恰到好处的结合。那饮茶所给与人的最大感悟何尝不是人与自然的包容与和谐呢。

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茶终究是归属自然的,而人的制作工艺与品饮之道共同合成人的范畴,在这么一个氛围里喝着经自然孕育、人工雕琢的茶时,再去回味自然的气息、人的工艺,这便是品茶,这便是其中的文化。

评论
热度(4)
  1. qianouxue羲然 转载了此文字

© 羲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