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我,缺了一块斑驳。

《小船》

羲然


我,

是一小船,

只有我的白帆,我的橹桨。

虽,

游历过千万小溪,

仰望过万千山峰,

遍数过万千繁星,

载渡过万千过客,

却从未承载过梦想。


梦想呵,

是你太过沉重,

我本无法载起;

或是我太过渺小,

从不知你身为何物,

生在何方?


梦想呵,

是否如那繁星,

触不可及;

是否如那过客,

停留匆匆。

可你从不多说,

好似未曾出现过。


梦想呵,我

若逃离了身处的小溪,

若渡过了笼罩的山阴,

若载空了匆匆的过客,

若遗忘了闪烁的繁星。

你,

可依旧伫立,

在我触不可及的头顶?


梦想呵,我想

我应飘向广阔的水域,

我应追逐海鸥的翅膀,

我应注目日出的方向,

我应静静地摇晃。


梦想呵,小船

本就有白帆,

本就有橹桨,

我本就有你。

过客来往,

小溪流淌;

山峰若隐,

群星若现。

何故还眷恋着过往,

何况我本来就有你,

而你,

就是我的白帆,我的橹桨。

评论
热度(7)
  1. qianouxue羲然 转载了此文字

© 羲然 | Powered by LOFTER